章節目錄 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忠仆

    免∝費∝小∝說∝閱∝讀∝請∝訪∝問 ↑半畝方塘書院↓『www.rsyjyn.live

    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忠仆

    帝主,帝中至尊,號令東洲,無敢不從。

    帝仆,修煉數百年,歷生死帝劫,方可成帝,卻甘愿淪為他人仆從,種下奴仆精神烙印,舍棄驕傲,從此以主為榮。

    魔羅皇室,便是東洲丹帝的家仆。

    此事,鮮為人知,放眼東洲廣褒大地,常伴秦浩身側的四大神將也不知情。

    奉丹帝為主,一直是魔羅皇室的最高秘密,唯有魔羅直系后裔,以及丹帝,才會在發生特殊情況之下,暗中保持主仆關系。

    如今,魔羅國天賦最強的皇子,心比天高,驕傲得不屑太子之位的魔憲,竟向秦浩跪地俯首,怕讓東洲之人看到,定會震撼吃驚。

    若讓周悟道看見,他可能以為是幻覺,絕對不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這聲帝主響起在耳邊,秦浩心神為之一顫,急忙拉起魔憲,兩人身法狂閃,朝著玄天峰半山腰一座洞府閃了進去,揮手布下結界。

    “帝主放心,我一路跟來,無人察覺。”魔憲眼神泛著狂熱之情,盡管竭力克制激動的心情,仍看得出來很亢奮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認出我的?”秦浩謹慎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猜的……”魔憲低下頭輕聲回道,帝主面前,魔羅族沒有驕傲可言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秦浩昂著頭吁出一口長氣,還以為他在道場之內,哪里露出了馬腳。仔細回想,既然先前讓鐘安澤傳話,加上道臺他使出落日箭法,魔羅大帝后裔,自然對落日箭術的手法清楚,魔憲何等聰明,豈可猜不出來。

    “六百年了,你們魔羅家之人……都過得好嗎,魔千劫呢,他還好嗎?”魔憲身上的氣息,令秦浩倍感溫暖,忍不住問道。

    “都好,家族之人一直堅信帝主未死,無時無刻不期盼您回來,只是……千劫老祖于五十年前……渡無暇之劫失敗,亡故了。”魔憲感傷道。

    魔千劫,魔羅大帝之子,算秦浩半個養子。

    “千劫他……”秦浩心頭涌來一股震痛,回想昔年種種,故人一顰一笑宛如近在眼簾。而今,人已凋零。

    一時間,洞府之內兩人盡皆沉默,過了許久,秦浩滿懷愧歉道:“是我辜負了魔羅,沒為他照顧好千劫。”

    “帝主千萬別這么說,若沒有您千般守護,魔羅家族早不存于世,千劫老祖至死一刻,眼神也是望著葬神谷,他雖然沒有開口吐半個字,但我們心里都清楚,他還掛念著您。”魔憲誠惶誠恐。

    秦浩揮揮手:“什么千般守護,若我在,無暇之劫豈能奪走他的性命。罷了,說了也是無用,我有愧。”

    世人都知道,六百年前,魔羅大帝踏上落日峰,向丹帝發起挑戰。

    那一戰,震蕩東洲,乃曠世之斗。一者生,一者亡。

    最終,丹帝勝,魔羅大帝隕落山峰之下,從此,魔羅帝國淪為大秦附庸。

    但誰又真的清楚,其實魔羅大帝壽元將盡,故意踏向落日峰送死,只為求得丹帝同情,護他魔羅一族。

    一代強者隕落,家族的靠山崩塌,無疑是災難性的。

    況且那時,魔羅帝國動蕩,王侯割據,奸佞包藏禍心,早有意推翻魔羅帝權。只是礙于魔羅大帝威懾,遲遲不敢出手。

    虎有虎威,哪怕一只快死的老虎,兇猛起來一樣可以噬人。

    可一旦魔羅大帝死了,便是魔羅族末日來臨。

    事實不出魔羅大帝所料,他陣亡落日峰第三天,魔羅帝國爆發了內戰,尸骨如山,慘烈無比,失去了一位帝道第三境的強者,靠魔千劫一人,擋不住叛軍步伐,而那時魔千劫,才只是證道之帝,家族節節敗退,一度退到皇城,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倘若戰敗,魔羅全族必然被抹殺殆盡,不會留下半條生路。這種泯滅人性的殺伐,在東洲不是沒有發生過,乃是血的教訓。

    歷史只會記載和歌頌勝利者,誰會在乎中間用了什么暴力。

    然而,作為當時第一強國,大秦突然兵發魔羅,劍指諸侯叛軍,強悍的軍隊勢如破竹,打了對方一個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領導叛軍的三名首領,踏進帝道第二境的強者,被秦浩和戰武當場格殺,解了皇城滅頂之災。

    那一刻世人才得知,原來魔羅大帝與丹帝落日鋒一戰,曾立下約定,敗者,奉送疆域。魔羅大帝戰敗,整個魔羅帝落并入大秦。由此,秦浩也算師出有名。

    但實際上,他是將整個家族,托付給了秦浩,讓子孫認其為主。也許當時魔羅也有不甘,但他沒得選擇。

    戰武本想趁機奪了魔羅政權,吞并魔羅疆域,誰知秦浩一聲令下,勞師動眾的大秦全軍,全部退出魔羅疆土,只留下御風和斬浪名義上鎮守,幫忙維持魔羅家族收復領地,也起到震懾周邊部族和大周皇朝的作用。

    這件事,一度令戰武不滿,那么好的機會,魔羅大帝都死了,白送的一片富饒大地。

    而且那一役打得并不輕松,大秦將士死傷頗多,都是一路跟隨他們打拼的精銳,顯然秦浩動了老底,除此之外,還送了大量修行資源給魔羅家族。

    縱然不滿,戰武影響不到秦浩的決定,直至歷經數十年,魔羅帝國才逐漸穩定,有了一定自保能力,御風和斬浪這才返回落日峰。

    “沒有帝主,魔羅全族早成了地獄亡魂,這份情,族人永遠記得。”魔憲覺得嗓子難受,聲音有些哽咽,縱然沒有目睹那一代魔羅族人,是何等的困苦交加。但他的骨子里,從出生就灌輸了丹帝為主的思想。沒有秦浩,沒有魔羅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履行戰約而已,魔羅前輩以死的覺悟,助我參悟第三境巔峰力量,并且他付出了行動,犧牲了他的生命,無論初心為何,為我打通修行阻礙卻是不假。”秦浩遙想往事,如隔夜之夢。

    沒有魔羅大帝,他恐怕窺不到第四境涅槃的契機。可惜沒來得及完全悟透,便死了葬神谷,終究沒能突破涅槃之境。

    “當年究竟發生了什么,我們絕對不相信四大神將叛變的狗屁消息,斬浪前輩他們對您忠心耿耿,不可能反噬您。”魔憲問道。

    若非魔千劫攔著,當時魔羅大軍肯定闖進大秦,殺向落日峰,向戰武和韓靈萱討要一個真相。

    但魔憲也知,按照魔羅國戰力,大軍到不了落日峰,便會被戰武的人截殺摧毀。

    丹帝已死,落日戰神跟韓靈萱雙手遮天,大秦國力那么強盛,魔羅家族等于以卵擊石。

    “不重要了,我也不想再糾葛對錯,你們沒事就好,以后,奮發圖強,自力更生,不要受韓靈萱和戰武的操控。”秦浩叮囑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不重要,傳聞說您死了,而且……”魔憲掃量著秦浩,以他眼力看得出來,這是具生命力年輕的身軀,極有可能奪舍而來。

    這便證明,丹帝確實死過一次,肉身被毀,逼得奪舍了他人。

    兇手如此歹毒,怎能說算就算?

    此仇,必報。

    丹帝可以放下,魔羅家族不放。

    “魔憲。”秦浩喝了一聲,目光盯著這位魔千劫的后代:“算了,莫說我現在的樣子,即便回到巔峰狀態,斬浪御風他們齊在,有你們魔羅家族和蓬萊仙島支持,也動不了他們那群人。”

    兇手,不止一個,個個修為都是驚世駭俗之輩。

    “現在動不了,不代表以后,您如今成為神宮宮尊弟子,可借神宮力量,只要您一句話,相信東天師兄和長玉師兄必踏紅塵界,宰了那幫毒人。”魔憲胸膛里燃燒著一團火,仿佛要焚滅萬物。

    以秦浩在東天心里的地位,以及他現在宮尊弟子的身份,相信七峰峰尊都愿意幫忙,即使各位峰尊不出手,只靠一部分長老和首席,就能掃平整個東洲。

    這天下,誰擋得住神宮?

    只是神宮不入世而已。

    “借用神宮的力量?”秦浩目光變得迷茫起來,心底浮現東天、長玉,許多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大師兄他們是好人,倘若活著,也許秦浩真會一時激動,把東天和長玉從神宮放出來。

    但可惜……

    “回去吧,不要把我的事告訴任何人,三魔將不準,家族之人都不準,包括你的父帝和母后。”秦浩撤開結界,步伐邁向洞府之外。

    撲通!

    身后傳來跪地之聲:“帝主,恕魔憲難以從命。”

    “敢吐半個字,從此我與魔羅家族再無任何關系,滾。”秦浩拔身而起,周身光輝閃爍,飛向天權峰。

    算算時間,快半刻鐘了。

    “帝主。”魔憲手掌陷入泥土之中,神色劇烈掙扎,過了許久,才逐漸平復過來,苦澀一笑,離開洞府,返回玄天道場。

    魔羅家族不能不聽帝主的話,于他們而言,秦浩乃家族老祖,沒有丹帝,沒有魔羅族今日。

    而且從剛才談話的語氣里,魔憲也聽得端倪,秦浩之所以隕落,怕出手者,不止一個兩個那么簡單,背后必然凝聚著一股龐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也許那股力量,足以撼動整個神荒大陸吧,魔羅國雖為東洲一大帝國,擺在整個大陸面前,又算得上什么?

    丹帝,明顯怕連累他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玄天道場。

    各峰弟子仍在感悟,浩大道場,一道道身軀席地而坐,姿態端正無比,神色極其認真。

    此時,韓箐芷收回神識,膚若如雪的無暇容顏,露出一抹意猶未盡之感,望著道臺第是一件神兵,嘆道:“真是好神奇的精神力量,若能得之,必然拔升我一截修為,縮短修行之路。”

    聽到東洲第一公主的話,旁邊,三魔將之一,柳冰嫣瞬間緊張起來,她小手攥緊,眼神向著人群悄然掃視,內心焦急:“殿下怎么還不回來。”

    手★機★免★費★閱★讀★請★訪★問 ↑半畝方塘書院↓『m.tusuu.com』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pc蛋蛋大小28全天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