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 第七百二十七章 神秘古樹

    免∝費∝小∝說∝閱∝讀∝請∝訪∝問 ↑半畝方塘書院↓『www.rsyjyn.live

    算了……

    雖然不明白為什么自己和陳逍的情況會有那么大的不同,但海皇本就不是一個喜歡糾結這種事情的人。而且,能夠遇到陳逍,對于他來說可是一件好事呢。

    “對了,這血色古樹是怎么回事?你知道嗎?”回答完海皇的問題,陳逍的目光落在了湖中間的大樹之上。

    前面沒有看仔細,此時認真看下來,陳逍總覺得這棵樹有種莫名的熟悉感,似乎他在哪里見到過,可卻又一時完全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。潛意識中,是在他身邊出現過的。

    “你說這個啊。我也不清楚。”對于陳逍的問題,海皇直接兩手一攤,語氣有些無奈。

    海皇也不清楚?

    這樣的回答,讓陳逍著實意外了一把。他還以為海皇會在這里,是因為這古樹有什么特殊的地方,不想讓外人靠近,所以才會對自己出手呢。

    “不過這古樹我這幾天研究下來,倒也不是一無所謂呢。”海皇再次開口,而他的話,當即引起了陳逍的注意。

    頓了下,海皇繼續道:“首先,這可古樹有著極其恐怖的血氣之力存在,哪怕是我,感應到那股血氣之力,都會有所害怕。若是將其吸收進去的話,我肯定自己一定會爆體而亡呢。”

    “血氣之力嗎?”陳逍小聲重復一遍,記得當初干掉血麒麟的時候,就有不少血精石存在。只是那時候為了讓魔族能夠盡快提升,所以陳逍并沒有對其開采多少。

    “其次,這顆古樹除了血氣之力外,同時還有妖氣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妖氣?”陳逍詫異了起來。如果說著古樹有著妖氣存在,那么它本身是一個妖族?

    “這可古樹也是妖族?”陳逍果斷追問道。然而,海皇卻是搖起了頭。

    “不,并不是妖族。這顆古樹就只是一棵樹,非要說有什么特殊,也就是有著血氣之力和妖氣這兩種能量存在。但是為什么它這樣,其實我已經找到了原因了。”

    陳逍再次被海皇的話給吸引。

    “是藍光。那些被藍光給吞噬的血肉,最后都會聚集到這棵古樹上面來。”海皇說出了原因。  “這么說,這顆古樹應該是相當于一個容器是吧?用于儲存藍光吸收過來的各種能量。”陳逍給出了一個相當貼切的說法,“可這么一來的,這顆古樹是容器,那么它就應該不是天然形成的,總歸會有主

    人吧?”

    腦子里的想法很簡單,古樹的出現,或許就是遺跡曾經的主人所造成的。而古樹十之八九就是被那人用在修煉上面的。

    可惜,這個問題,海皇同樣無法回答。

    “對了,小子,我還不知道你叫什么呢。”海皇忽然想到說了這么多,自己還沒問過陳逍姓名呢。接下去的事情,他可是需要依靠陳逍幫忙呢。

    姓名問題,陳逍自然是報出了假名肖陳。只是,陳逍說出假名之后,海皇的表情緊跟著變得嚴肅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那么肖陳,接下來我有些事情想要你幫我,不知道你愿不愿意?當然,只要你答應幫我,等著我從這遺跡出去之后,一定會給你天大的好處。”海皇表情嚴肅了起來。  “有事不妨直說,能幫的話,我倒是很樂意幫忙。”陳逍這話可是真心的。若是能夠幫上海皇的忙,那等于就是讓海皇欠了自己一個人情,往大的說,等于就是海皇宗欠了自己一個人情。往后若是陳逍

    遇到什么事,保不準就需要用到海皇宗呢。

    再者,人情歸人情,海皇該給的獎勵,肯定不會少的呢。

    還有一點就是,和海皇接觸之后,對于海瀾心前面的邀請,陳逍現在大致已經是猜到了原因。那么,接下去自然不會拒絕海瀾心的邀請呢。  “其實也不是什么大事。就是我一直被困在這遺跡之內也不是件事,等著找到出去的方法還說不準會是什么時候呢。而我要是一直不在海皇宗的話,難免會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發生呢。”關于什么是不好

    的事情,海皇自然不會和陳逍多說。陳逍也不會主動去問,等著海皇繼續說下去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希望你可以幫我看著點海皇宗,若是出現什么特殊情況的話,希望你可以幫我夫人解決一下。嗯……或者你也可以找海皇宗之內的海瀾心,她也是我相信的人。”海皇繼續道。

    聽到海皇說出海瀾心,陳逍還是有些意外的。他想過海瀾心在海皇宗里面的地位不低,卻怎么也沒有想到,她原來是和海皇一起的人,還真是出乎預料呢。

    “具體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嗎?”陳逍還是多嘴問了一下。  “這個倒是沒有。具體的話,我目前也說不上來,不過你出去之后可以去和海瀾心聯系,到時候你拿著這塊令牌給她看就行了。”說著,海皇手上多了一塊嵌著藍色寶石的令牌,上面雕刻著精致的紋路

    ,一眼就讓人覺得這令牌絕不簡單。  “這是我海族令牌,持有令牌的人,就是我的代言人,除了一些禁忌不能做之外,別的事情,哪怕是調集海族軍隊都完全可以。”海皇倒是很直接的就將令牌的作用告訴了陳逍。而聽到他介紹,陳逍心

    中著實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這令牌居然連海族軍隊都可以調集,實在有些嚇人呢!這若是陳逍出去直接用它調集海族軍隊向滅宗發起攻擊,那就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當然,這樣的想法,陳逍也就是想想。他還不至于那么坑海皇,而且,真那么做,等著海皇出去必定不會放過他。同時,自己對于凌霄的復仇,也不想借用其他勢力。

    自己的仇,自己報!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這事我會幫你做好的。”陳逍結果令牌,點頭應了下來。  看著陳逍同意,海皇內心十分高興。陳逍的實力如何,通過剛才的戰斗他可是相當清楚,雖然還比不上他自己,可絕對稱得上強大!有陳逍護著海皇宗,就算他那幾個喜歡爭斗的子女再怎么折騰,也

    翻騰不出多大浪花來。

    畢竟,在絕對的實力面前,任何陰謀詭計都是無用!  “對了。在你離開之前,不知道有沒有興趣提升下實力?這可古樹的能量,若是能夠吸收一些的話,效果可是相當不錯哦。”海皇再次開口,而他所說的,讓陳逍當即心動了起來……

    手★機★免★費★閱★讀★請★訪★問 ↑半畝方塘書院↓『m.tusuu.com』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pc蛋蛋大小28全天计划